企业介绍

  •   镇子小,从没招待过外乡人,没像样的客栈。沈策一手牵着两匹马,一手牵着她,在镇子上找住处,见到一叶扁舟在水路上停泊着。船夫见沈昭昭目不视物,好心留两人到乌棚里住一夜。岂料,沈策出手就是一小块碎金,唬得那船夫不敢怠慢,让家人送来好酒好菜,好生招待这两位外乡贵客。   “做很多。反渗透膜?想问这个?”   昭昭微微蹙眉,在梦中不满:“哥,别动……”
  •   他仍不做声,眼睛像是烈日下的池塘水面,风吹过,水波纹一荡,浮光刺目。   “是不是缠麻绳,会伤得严重?”她突然插话。